青丝化作白发,依旧铁马冰河——写在奥沙利文夺得英锦赛冠军之际
2017-12-11 @刘昕 3533 5

本赛季,奥沙利文对他的球迷不薄,无论是欧洲球迷还是亚洲球迷。眼看圣诞节将至,赛季悄然过半,他已收获三个排名赛冠军,这在他25年职业生涯中也是罕见的。

彩带飘舞、绚烂氤氲的巴比肯中心

对于球迷来说,如果把一项赛事比作一场电影,那么奥沙利文的参赛无异于“大腕儿领衔主演”,他的夺冠堪称“大团圆结局”,继而整个赛事就升级为“重磅大片”。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在彩带飘舞、绚烂氤氲的巴比肯中心,奥沙利文“主演”的“年终巨献”完美收关。


熟悉奥沙利文的球迷一定知道,斯诺克球坛发型变化最多的球员,非他莫属。从他出道以来,有过干练的短发,有过飘逸的长发,有过“一毛不拔”的光头,有过不长不短的“鸡窝头”和最近几个赛季比较稳定的“火箭头”。本届赛事,奥沙利文为了表明已经识破“宋姑娘”宋沙瓦的“美女胭粉计”,只是在第四轮同他的比赛中没有把头发向上梳起,来了个阴柔对阴柔,差点阴沟里翻了船。其余时间,他的表现就像“火箭头”一样,载着他以第一宇宙速度甩开地球人,同行“扪参历井仰胁息”,球迷“以手抚膺坐长叹”。

最近几年,“火箭头”的两侧已然被岁月偷走了乌黑的光泽。青丝化作白发,依旧铁马冰河。奥沙利文的发动机依然动力十足。奥沙利文之于斯诺克,相当于伍兹之于高尔夫、乔丹之于篮球,赵本山之于小品、郭德纲之于相声。即使他写书、做解说,甚至去做真人秀,他也永远是那个拿着球杆打斯诺克的。任何运动,到了最高级别,到了“金字塔的尖上”,拼的就是天赋,和努力程度关系不大了。我们常说,“我们的努力还没到拼天赋的程度”,就是这个道理。与奥沙利文同时代的斯诺克球员,比他努力练球的不在少数,但是成就和他齐头并进的却是凤毛麟角。奥沙利文的击球动作不造作不机械,而是自成体系浑然一体,既有行书的挥洒,又有楷书的优雅,可谓“行楷”。左右手都可以击球走位是他的杀手锏。还是那句话,任何运动,运动员到了最高级别的对抗,必须具备左右协调能力——罗纳尔多的左右脚、乔丹的左右手……

深谙并演绎着斯诺克“厚黑学”

奥沙利文肯定想不到,在上个世纪初遥远的东方——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有一位怪才,他的某些观点竟适用于奥沙利文的成功。那人便是李宗吾。跨越百年,纵横万里,我们会发现李宗吾《厚黑学》的观点与奥沙利文在斯诺克领域的表现激烈碰撞、火星四溅。

进入新时代,我们旗帜鲜明地抵制和反对关系学、厚黑学、官场术等庸俗腐朽的政治文化。但是,奥沙利文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深谙并演绎着斯诺克领域的“厚黑学”。

当今的斯诺克运动员,对奥沙利文“口服心不服”的大有人在。英锦赛半决赛前,马奎尔憋着一股劲儿,面对奥沙利文他打起了口水战:“罗尼有时候确实总胡说八道,他总能够让观众为他高喊‘Come on,Ronnie’,但我可不喜欢每次与他交手都听到这些。”

李宗吾在《厚黑学》中讲到,万物都是互相竞争,异类则所需食物不同,竞争还不激烈,唯有同类之越相近者,竞争越激烈。虎与牛竞争,不如虎与虎竞争之激烈,狼与羊竞争,不如狼和狼竞争激烈。郭德纲也曾暗讽相声界乱象,说“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

奥沙利文似乎很明白“楚河两岸硝烟障,从来暗箭起同行”的道理,于是顺着马奎尔给出回应:“我完全赞同他,我的确有时会胡说八道,因为如果我把所有真实想法都说出来,我可能会被认为是从疯人院跑出来的。”

显然,奥沙利文把“脸皮要厚而无形、心要黑而无色”的厚黑学运用到了与斯诺克同行、官员的交往中。场下,我可以厚着脸皮和你喋喋不休、打口水战、讽刺你不讲信用不给我大师赛奖杯;来到场上,我必定心“黑”手辣,把球一颗一颗打进,让对手在绝望的深渊呼喊求饶,让咬牙切齿要开罚单的官员的手颤抖不已。在绝对实力的掩映下,奥沙利文的这些举动居然显得如此生动可爱。

有人会说,奥沙利文太卑劣了,“套路”太深了。然而李宗吾先生又帮他打了圆场:“用厚黑以图谋一己之私利,是极卑劣之行为;用厚黑以图谋众人公利,是至高无上之道德。”奥沙利文一人之厚黑,赢得了数以亿计球迷的芳心,显然是“谋众人公利”。

传奇的追赶者和书写者

传奇是需要缔造的,传奇是带有色彩的,传奇是传说是神奇,是普通人无法做到的。42岁的奥沙利文还在赢得一个个冠军,还在书写一个个纪录。9月,当希金斯5-1击败麦克吉尔拿到个人第29个排名赛冠军超越奥沙利文时,我们听到了罗尼“不在意”的表达,三个月过去了,奥沙利文却“不经意”拿下三冠;去年国锦赛期间,面对好友梁文博的专访,奥沙利文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再打十年、一年一冠,一年过去了,奥沙利文却超额完成目标;梦回五年前,德国大师赛首轮0-4到5-4的逆转保住了他前十六的名次,决赛面对马奎尔打进制胜球后偷偷拭去汗珠的细节,让我们不禁感慨“传奇不老”“精神不死”;梦回十一年前,当他惨败多特,将球杆拱手送给场边的小男孩时,我们祈求“英雄不要离开”;梦回二十四年前,当他击败如日中天的台球皇帝拿下职业生涯首冠,用全新打法为我们打开斯诺克新局面,我们庆幸与天才生活在同一时代。

这一夜,当奥沙利文第六次捧起1991年启用的英锦赛奖杯,我一直在等待从天而降的彩带。三年来,奥沙利文三次败走夺冠有彩带的决赛,两届“冠中冠”和一届英锦赛。每当看见他在彩带飘舞中黯然离场,慢镜头给到他的对手在绚烂中捧起奖杯,作为他的球迷,我们一样落寞。当彩带伴着“Your champion,Ronnie O"Sullivan”飘落,绚烂氤氲着巴比肯中心,我们又一次感受到追随偶像的意义,再一次坚定追随偶像的脚步。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 合作伙伴直播TV www.zhibo.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