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奥沙利文“持续高烧”原因剖析
2018-03-26 @刘昕 2249 4

如果说即将在克鲁斯堡举行的斯诺克世锦赛是大雷音寺,那么球员锦标赛算是小雷音寺。单赛季成绩前16的球员才能获得参赛资格,能力水平相当接近,暗地里互相较劲,谁也不服谁。这种奖励性质的排名赛,参赛选手既能专注于为世锦赛资格或排位捞分,又不必担心被淘汰后排名下滑,算是世锦赛前检验球员状态的晴雨表。不过,基于斯诺克运动对手感非常依赖的特点,球员的状态起伏波动较大也非常正常。但是本赛季尚未结束,奥沙利文已经包揽5冠,这种“持续高烧”在“临床上”并不常见,也只有亨德利、丁俊晖和塞尔比有过先例。


上周天,著名作家李敖在台北逝世。最近一周在欣赏斯诺克球员锦标赛的同时,笔者拿出《李敖大全集》,又重温了他生前做的节目,单曲循环李敖作词巫启贤演唱的歌曲《只爱一点点》。直到今天凌晨奥沙利文捧起奖杯,我才意识到,这么一首宣扬独特爱情观的歌曲,为奥沙利文本赛季的“持续高烧”给出了解释。

从内涵到外延的极简主义

记不清是从哪个赛季开始,奥沙利文只带一根球杆出场,套筒、加长把统统不要,现场配备的器材加上左手就足够他应付各种别扭击的白球位置。这个变化说明奥沙利文在身体力行地抬高他心目中斯诺克运动的境界,这个境界也是随着他球技的增长和球理的提升而水涨船高的。他不必看签表定战术,他可以神来杀神,仙来诛仙;他不必翻文件知赛程,他可以现场问裁判,打几局都奉陪;他不必费尽心思挑选马甲,他马甲的颜色也由彩色变为黑白灰,由黑白灰变为黑白,直到现在只穿黑色战袍出战。对比其他球员在球鞋、马甲、发型等等上做的文章,奥沙利文逐渐撇去无关痛痒的东西,变得越来越简单。真正到了赛场上,他只让那一方球桌云烟粲然,只让那根球杆风物孤高。面对复杂局面,奥沙利文谋划的是最快最有效简化局面的方案,甚至会追求简化局面时球型分布的平衡美,让球迷也觉得局面一目了然,打起来畅快淋漓。电影《私人订制》中宋丹丹说“买东西不能光顾着自己个儿高兴”,奥沙利文大概就是这么想的吧!

风云激荡后自信沉淀

夺冠后的奥沙利文表示:“如果我在一两年内拿不到冠军的话我也不会很担心,(夺冠)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因为我有足够的自信。”这个赛季,作为球迷的我,明显感觉到紧张到手心出汗的比赛少之又少,取而代之的是不断扩大的局分差距,就像许巍唱的“很多事来不及思考,就这样自然发生了”;明显感觉局面被动时的奥沙利文不再畏首畏尾甚至心生退意,取而代之的是冷静处理积极应对;明显感觉赛场上的不再不耐烦,对对手和裁判多也礼让许多(场外单说)。去年上海大师赛在面对霍金斯时,裁判在复位黑球时挡住了奥沙利文的行进线路,奥沙利文并没有像许多年前那样怒视之,而是请裁判先复位。经历26个赛季的风云激荡,奥沙利文的自信已经沉淀为厚实的底蕴,所以我们在赛场上才能看到“一朵清爽雏菊”。

耐心和专注产生化学反应

最近两个赛季,奥沙利文绝口不提“退役”,伴随他职业生涯的“退役迷雾”已经消失殆尽,我们听到更多的则是他对自己未来的规划——8个世锦赛冠军、37个排名赛冠军和“千杆计划”。2017-2018赛季是奥沙利文转入职业的第26个赛季,奥沙利文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明晰和坚定。斯诺克是奥沙利文的恋人,恋爱长跑中他们“吵过架拌过嘴”,斯诺克一直陪在他身边,给他生计、给他财富,给他荣耀。奥沙利文不想被斯诺克困住又不想忘恩负义,于是他“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眉来又眼去,我只偷看你一眼”。选择性参赛,时不时放下球杆远离球桌,做个解说拍个电影……通过分散整体注意力而形成对局部的专注,便产生了新鲜感,这点新鲜的刺激是奥沙利文比赛中耐心的来源。

近了就是远了,远了就是近了,不爱就是爱了,爱了就是不爱。我们无法知道奥沙利文这种高水准能保持多久?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可是面对这样的奥沙利文,我们真的没法只爱一点点!

收藏

星期五台球 FRI.TV版权所有 -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60 | 京ICP备11009538号 | 广告及特约作者申请联络 service@fri.tv 微信公众号搜索:fritv5 | 合作伙伴直播TV www.zhibo.tv